第54章 儒杀案(卅一)神捕留步
书名:神捕请留步 作者:铁板烧地雷 本章字数:2425字 更新时间:2021/06/18 21:12:04

秦升一看,这个场面太过尴尬,赶紧吩咐道:“韩叔平啊,还是自杀的,这案子就这么结了。大家都散散吧。韩伯当,你也赶紧,抬着你兄弟的尸首走吧。居婶婶,这里就留给你们自己收拾吧。对了,紫云,把韩叔平生前给你那副宝石坠子,还我,这是公物。”

大家赶紧遵命照办,各行其是。

韩伯当约了两个楼奴,抬韩叔平的死尸,一会儿到了韩府,自然要给些好处。这就往外走。可能是人多天气热,韩伯当下意识地掏出一条手绢儿,擦擦脸上的汗珠。

可不知道是兄弟死了心神不稳,还是什么其它原因,操作居然失误了,手绢儿就滑落到地上,正好落在范小舟的眼前。

范小舟瞬间看清了手绢儿上图案,猛地心里一沉,但他不露声色,赶紧拾起手绢儿,这就递到了韩伯当的眼前。

韩伯当躬身道谢之后,继续往外走。

秦升一行也要离开,跟在韩伯当身后。猛然间,就听见一个弱弱的声音道:“神捕,请留步。”

卧槽!

又来了!

秦升现在听见范小舟的声音,就有点肝儿颤。

这小子,不是又发现什么了吧?上次,他来了这么一句神捕留步,就把自己的推理全给推翻了。黄老爷,杀黄小姐,你说谁能想到啊?今儿,他又要说什么?

秦升不想留步,可又真想听听这小和尚要说什么,破案控嘛。

他这么一留步,大家也都跟着留步了。

只有韩伯当没有停下,似乎着急回去给兄弟置办丧事,这就催促抬尸的两个楼奴,继续往前走。

“韩大公子,您也留步吧。”范小舟依旧平静地说道。

韩伯当身子一震,可又不好拒绝,只好停下了脚步,回头看着范小舟。

“大人,这个案子,似乎应该有另外一个答案。能允许我这个小和尚,给大家分析分析吗?”

现场顿时一阵骚动。

怎么着?这和尚洗脱了自己的冤屈,还不算完,还要再分析分析案情。难道说,你这是质疑秦升大人的神级推理吗?

“你又有什么幺蛾子?”秦升色厉内荏地问着,现在一看见范小舟,真是心虚的很啊。

“大人,这话说起来要追溯到很久以前。为了说清案情,我有必要再给您讲一个故事。”范小舟声音依旧文弱。

NND,又来了!

上一个案子,他就讲故事。

秦升面露不耐烦的神色,但没有说话,其实就等同于默许了范小舟的请求。

----------------

二十多年前,一对孪生兄弟降临在世上。如果两个人一起长大,可能会形成相似的性格。可是,因为二叔没有孩子,二弟被迫和大哥分离,送去了二叔家。也正是因为这个分离,才形成了兄弟俩完全不同的人生轨迹。

哥哥遵从父母之命,苦读诗书,很有才学,做人也本本分分。

弟弟因为二叔家的宠爱,学业荒废,一事无成。

二人快要长大的时候,二叔突然去世,使得原本分离的两兄弟又聚在了一起。本来,只会败家的弟弟,各个方面都不及哥哥。但是父母因为没留小儿子再身边的那份愧疚感,一直都默许了弟弟的各种荒唐。

弟弟不但经常出入酒馆茶馆、烟花柳巷之地,还处处打着哥哥的旗号。一时间,哥哥不敢再出现在世人的面前。

庆幸的是,家里突然攀上了一门远亲,父母带着哥哥去拜见那家亲属。那亲戚家中,有一个和哥哥年龄相仿的妙龄女子,温柔贤淑,容貌秀美。

一身书生气的哥哥,和那女子,真是郎才女貌,一见钟情。

可哪知,祸事居然由此而起。

那孩子的父亲并非亲生,而是她的养父。看着养女一天天长大,那养父居然起了不良之心。因此,他坚决反对女儿的婚事。又恰巧他进城的时候,发现了烟花柳巷中的弟弟,误以为是哥哥,这就更有了阻挠婚事的借口。

从此,哥哥和那女子,只好将恋情转入地下,传书递简,寄托相思。

不成想,那偏执的养父,因爱生妒、因爱成恨,杀死了自己的女儿,还想栽赃给哥哥。这就送了一封书信过来。本来那养父是想,骗了哥哥过来,栽害他是凶手。

可不巧的是,那封书信落到了弟弟手里。那弟弟不知道是一个陷阱,还嫉妒哥哥被一个美貌女子相约私奔的好事,这就冒名顶替,去了亲戚家。

当时,因为神捕在场,那养父栽害不成,反漏了马脚,于是自戕谢罪。

这消息传到哥哥耳朵里,哥哥是十分震惊。因为恋人的惨死,他十分悲痛。可更因为弟弟的冒名顶替,让他失去了再见恋人最后一面的机会。

仇恨的种子,由此种下。

哥哥恨弟弟,更恨怨那支饱餐了恋人之血的金簪。

从此,哥哥一直在县衙外徘徊,想要偷回那支簪子,再实施自己的杀人计划。可预料之外的是,居然有另外一个人,先于自己盗窃了金簪。

但那个贼的行踪,又偏偏被哥哥发现了。于是,一向书生气的哥哥,尾随在那贼的身后,杀死了盗贼,抢夺了金簪和盗贼偷来的其它东西。

本来,哥哥是要把这些东西藏匿一段时间的。可是,不巧的是,哥哥的这些东西,又被弟弟无意之中发现了。而弟弟,正因为要去消费缺钱而烦恼。

于是,偷盗行为再次发生。弟弟,居然把杀人的凶器拿到了当铺里去典当。

哥哥发现之后,为时已晚,只好临时改变了计划。于是,他趁着夜色的掩护,翻进了烟花之地的院墙,在厕所隐藏了下来。

可没想到,当铺的少掌柜居然也是今晚的客人之一,而那支金簪就在他的外氅里。因为如厕时脱去外氅,哥哥居然又侥幸地偷回了金簪。这是第三次偷窃。

那支金簪已经饱饮了三个人的鲜血,有了魔性。

它再次回到哥哥的手中,哥哥睹物思人,杀心大盛。

就在弟弟和一位姑娘要行其好事的时候,他突然闯入,一簪戳死了那位姑娘,反手又用剪刀剪断了弟弟的阳根。

那位姑娘其实是无辜的,但,弟弟,却必须得死!

杀了人以后,哥哥迅速地藏匿到了一楼。后来因为楼门开放,他又潜到了外面,顺理成章地来到现场,成为了要接回弟弟尸体的苦主。

---------

大家静静地听着,韩伯当的脸上不由自主地跳动了两下。

PS:求收藏,求推荐。

求收藏,求推荐。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