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6章 儒杀案(三)无名男尸
书名:神捕请留步 作者:铁板烧地雷 本章字数:1904字 更新时间:2021/06/18 21:12:04

无意之中听到两个军汉的一番对话,让范小舟立即警觉起来,或许,这就是一种职业病的本能。

举证间被盗了,还和神捕大人有关。

永安县的神捕,除了秦升,还能有谁呢?

如果抓不到偷东西的贼,明天连城门都不开了,显见得丢失了很重要的东西。

什么是举证间呢?

对于武朝的很多专有名词,范小舟根本不知道是什么意思。

但显然,已经被震动的官府,还保留着十分克制的态度。大街上,一切秩序如常。甭问,这是很有经验的神捕大人的安排,为的就是不打草惊蛇。

范小舟猛然有了一种去找秦升的冲动,对于他而言,还有什么事情比破案更有吸引力呢?

可转念一想,范小舟又苦笑着摇摇头。

上一次黄小姐被杀案,自己可是无形中打了神捕大人的脸,估计秦升怨恨自己还来不及呢。现在贵重东西丢了,自己又突然从山上跑到县里,还不直接被怀疑了?万一神捕大人再来个公报私仇,给自己扣一个盗贼的大帽子,自己恐怕是跳到黄河也洗不清了。

冷静之下,范小舟决定,还是先找个栖身之地住下来。毕竟,与五芳楼居婶婶接头的事儿,才是自己的任务。

当然,这个接头也要谨慎一些,谁知道是不是十缺和尚给自己挖的坑呢?

想住下来,还就遇到麻烦了。

永安县也就是五六条主街,但主街上的几处店房,房价还都很贵。住上一晚,有的三钱银子,有的五钱银子。

要知道,范小舟身上只有十缺和尚给的二两银子,除了住店,还要吃饭呢。而且,要是预期两天能完成的接头任务,无法按时完成呢?

那自己不得睡大街、喝西北风去吗?

到现在范小舟才知道,师傅所谓的慷慨,不仅是具有很大的偶然性,更是因为自己认知有限所造成的错觉。

一番打听之后,才知道西桥巷里有一处便宜的店房,差不多一两银子可以住十天,还带早餐。缺点呢,就是离县城中心区较远、不方便、也比较偏僻。

显然,西桥巷客栈的所谓缺点,对范小舟基本可以忽略不计,但是它的优点,却正是范小舟所需要的。因此,范小舟义无反顾地朝西桥巷走去。

武朝的城市规划都比较严谨,各坊之间布置的几乎没什么区别。再加上对永安县地理极为不熟悉,范小舟不一会就迷了路。

这一带确实又比较偏僻,想问个路也不见人影。天色越来越暗,恁凭范小舟一个男子汉,也有点发瘆。

怕什么来什么。

范小舟猛然觉得脚下被什么绊了一下,差点摔倒。

低头一看,啊!

地上居然躺着一个人!

一个死人!

而且,是一个新鲜出炉的死人!

那死人身材很瘦弱,仰面躺在地上,胸口处隐约可见一个不大的孔洞,鲜血就是从那里流出,衣服上、尸体底下的地面上,血迹范围还都在扩大。周围的空气中,更是充斥着一股鲜血的腥味儿。

范小舟探了一下那人的鼻息和腕部动脉,确实死了,毫无生命迹象。而尸体上、尸体周围的种种迹象,也再次表明,此人,刚刚被杀死不久。

范小舟猛地紧张起来,下意识地朝四周扫视了一遍。

巷子很狭窄,两侧都是坊间高墙,常人肯定是上不去的。

凶手要么还没有逃远,要么,就可能还在附近,盯着自己!

自己从那边巷口进来,应该是安全的,那么巷子的出口,就很有可能潜伏着危机。

范小舟下意识地攥紧了拳头,手心有点微微出汗。

罪犯杀人,多半是有目的的、有预谋的,但是一旦杀人之后被证人发现,再度行凶的可能性极大,而且是不分青红皂白的。你看见了,就得死!

范小舟后悔了,在江州,自己觉得,自己的推理能力可以解决一切问题。自己怎么就忽视了,有些问题确实不是推理能够解决的。自己为什么不跟着李克男练习一下搏击、对抗呢?

范小舟也暗下决心,今天如果能安全脱险,以后一定要装备一个防身武器。要不,太危险了。

冷静了一会儿,范小舟又俯下身去,观察死者的情状。

应该是一把细长的凶器,穿入心脏致死。

而且,凶器并不是垂直刺入,而是沿着由右下至左上的方向,刺入了死者的心脏,倾斜的角度,非常明显。

范小舟微微点点头,嗯,这个杀人手法,也暴露了凶手的一个明显特征。

范小舟再检查一下周围,没有什么有价值的信息了。

范小舟比较庆幸,1000多年前的武朝,是无法检测指纹的,自己可以随意地触碰死者的尸体和衣物。

为了安全起见,范小舟决定沿着进来的方向,原路返回,避免被可能藏匿在巷子出口的凶手给滥杀无辜了。

可他刚要执行这个计划,就听一阵阵的锣声,由远及近,已经逼近了原路的巷口。

再侧耳细听,地面上的震动,表明来的人还不少、而且很杂乱。

坏了,官军开始宵禁了……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