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5章 儒杀案(二)黑水湖虾
书名:神捕请留步 作者:铁板烧地雷 本章字数:2014字 更新时间:2021/06/18 21:12:04

出了藏经阁,范小舟就感觉脑子里还是一片混乱,师傅十缺和尚这个安排,到底有什么用意呢?从他之前对自己的态度来看,绝不会安着什么好心。

既然是出门,多少得准备点行礼。其实呢,自己在武朝孑然一身,也没什么好准备的。

范小舟象征性地走回寮房,手里捏着那本经书,脑子里兀自在胡思乱想。

猛地肩头一震,馒头的大手已经擂在了范小舟的肩膀上:“三弟,你这又发什么神经呢。呦呦呦,还看经书呢,你看的懂吗?”

范小舟一声苦笑,武朝的字,他都很多不认识,更别说梵文写的经书了。馒头这话还真不是瞧不起自己,只不过是实话实说罢了。

“馒头,师傅让我去趟县里。”

“啥?让你去县里?”馒头眼珠子瞪得跟灯泡一样,完全不相信范小舟的话,本来还在往嘴里塞的半块饼,都停住了。

“是啊,让我去一趟五芳楼。找一个叫……”

“啥?五芳楼?”馒头手里的半块饼,吧唧一声掉在了地上,一边说着,嘴里的碎饼渣滓都喷了出来。

“是啊,让我把这本经书送过去……”

馒头一把抢过经书,左翻翻,右看看,抖搂抖搂,又隔着阳光自己检查一番。娘的,这里边也没啥子奥秘啊?师傅这到底是神马意思吗,平素里,对三师弟严苛至极,非打即骂,今儿怎么交了他这么一趟美差啊。

“馒头,我对县里也不熟悉,要不,你替我去得了。喏,这里还有二两银子。”

馒头眼珠子差点儿掉地上,师傅是出了名儿的老抠门,自己和油条出门,就算是奉命行事,也都从来没有补贴的,一切靠化缘。今儿这是怎么了,太阳从西边出来了?

“中中中,我替你去,我这就跟师傅说且。”说着,馒头一把抢过银子、扯过经书,就往外走。

刚到门口,差点和油条撞个满怀。

其实油条在外边偷听很久了,一看馒头跟着瞎捣乱,又好气又好笑,心说,你个呆子,你是想去背锅么?怎么死的你都不知道。

他一边从馒头手里夺过经书和银子,一边道:“馒头,你起什么哄,三师弟去县里,这都是师傅的安排。对了,师傅叫你呢。”

“叫我和师弟一块去?”馒头又燃起一丝希望。

“去嘛啊,给你分配新任务。”

“新任务?”

“对啊,三师弟出门了,总得有人料理寺里的杂务,种菜、挑水、做饭、洗碗、扫院子、倒便盆儿,这些事情,难道让我和师傅做么?”

“……”

眼看馒头悻悻而去,走的远了,油条和尚这才皮笑肉不笑地走到范小舟近前,压低声音道:“师傅让我给你传个话,刚才他着急忘了说了。”

“哦?什么话呢?”

“你到了五芳楼,虽说拿着经书,居婶婶却不一定待见你。所以,你还要跟她说一句话——我是黑水湖里一只虾。”

???

范小舟明白了,看来去五芳楼,就是去接头,居婶婶就是接头人,经书就是信物,“黑水湖里一只虾”,这就是接头暗语,两样都用,这就是双重身份验证,安全规格很高嘛。

这样看来,十缺和尚和五芳楼的居婶婶,应该同属于某一个组织,为了某个共同的任务或使命而关联在一起。

如果自己这个猜想不错,那十缺和尚的身后,确实隐藏了一个重大的秘密。难道,和探珍寺本身有关?范小舟禁不住又想起了那晚别院的灯光。

真是想不到,在这1000多年前的武朝,在这个巴掌大的永安县,在这个山高皇帝远的偏僻所在,居然这水还挺深。而自己刚刚穿越而来,居然就搅到这摊浑水之中了。

带着满腹疑虑和一丝隐忧,范小舟赶奔了永安县县城。

虽说范小舟对这里的情况还不太了解,基本算的上是人生地不熟,但武朝的交通业远没有达到发达的程度。

从永安山到永安县也就是那么一条官道,范小舟就这么摸到了永安县县城外。

路其实不算特别远,但是范小舟到达城门的时候,太阳都快下去了。别忘了这个时代,太阳一落山,这一天的有效时间就基本算过去了。

范小舟不禁大发感慨,那句话怎么说的那么对。

要想富,先修路。

这交通要是不发达,得耽误多少事儿。

以前,自己在江州天天痛恨堵车,现在真盼着赶紧给自己配一辆汽车,自己何至于累的跟个孙子似的。

好容易挨过城门,也到了关城的时间了。

挂着狮子口大铜环、镶着八八六十四颗金钉的两扇大门,吱呀呀咣当当地关上了,永安县也就和外面暂时断绝了往来。

范小舟好奇地看着这场景,满意地点点头,嗯,这个穿越体验还不错,历史的沧桑感真的很厚重啊。

可他抬腿刚要走,就听两个把门的军汉议论道——

“刚才有可疑人出城吗?”

“我是没看见。”

“嗯,那他就应该还在城里。”

“不错,这城门今儿关了,明儿就不用开了,不抓住他,绝对不能再开。”

“可不是么,好大胆的龟孙儿,居然偷东西偷到举证间了。神捕大人啊,今晚有罪受喽。”

神捕大人?范小舟隐约感觉到,自己那位同行老朋友,又出事了。

PS:求收藏,求推荐。

求收藏,求推荐。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